剑挑玫瑰。

“你是我全数荣光。”
全职黄少天相关,胡乱写点什么。

满头雪。

一个脑洞,有空就写吧。

黄少天遇上叶修的时候风雪刚停,他那时候还是黄家嚣张的小少爷,伶牙俐齿的跟在魏琛生活,还未发现身后火海就被迷迷糊糊托了孤。

黄少天眼睫长,雪落上也还未化为水珠,于是眼前就成了模糊一片,他倒也乐得就着这迷离雪景,晕乎乎的急于把终生敲定。
“我师傅跟我说,我命里有道情劫。”
说罢便忽的凑了过去,一副故作得意的模样,手心热度却不断上升。叶修数着他眼睫上的冰粒,挑眉倒是等着他继续胡说八道。
“老叶,依我看,就是你。你可别想跑了。”
叶修闻言没忍住笑出了声,他就着本来便近的有点过分的距离向前探了个身,呼出热气尽数喷洒在黄少天耳侧。
“哥什么时候说过要跑?倒是少天大大怎么回头又找我这个孤寡老人了?”
叶修偏偏又是没忍住,狠狠逗了他一把,看着来人尴尬神情颇觉好笑。正要侧脸给黄少天个暖身的吻,不想却是年轻剑圣先发开口。
“我好像觉得,我仗剑走过全数地方,没次失落都是因你不在。”黄少天揉揉鼻尖,低了头像是羞于袒露心意。“赏个脸呗,老叶 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
叶修没理他,黄少天正兀自难过,独属于叶修的温度利落靠近,稳稳圈住了自己。
“你穿这么厚,哥抱你有点困难。”
怀里人气的拿下巴撞了他颈窝,换来一个持久平和的吻,黄少天喘不过气来,赌气样的欲要叶修舌尖,被躲过去复又亲个没完。
天边云霞恰好聚拢,黄少天发丝上的细雪悄然融化,他终是对上了叶修的眼睛,神色里全然是孤注一掷。
管他什么千般圣魔,反正我终将是要共你千里的。
叶修。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