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挑玫瑰。

“你是我全数荣光。”
全职黄少天相关,胡乱写点什么。

江澄的确是不和魏无羡生气的,他把大多数时间都拿来嫌弃他了。而魏无羡一贯是喜欢招惹人的,说自己师弟煮粥无味仗势欺人也便罢了,连有关莲子的分配都要逗他一回。幸好江澄也十足的好哄,一顿虚张声势的殴打之后就消了火气,魏无羡也跟着嗷嗷的喊疼,然后笑嘻嘻的凑过去吻他的脸。有时是江澄细长的眼睫下刻意紧闭的双眼,有时是羞恼后刻意隐瞒红晕的脸颊,偶尔得寸进尺的轻轻擦过唇瓣。
可惜后来不管是谁开口说对不起,都再也换不回一个吻了。

[王黄]
The stars,shine bright
不要说话 有暇
yours beloved
[叶黄]
loves story
银河湾
lovesong  有暇。
见鬼
奉子成婚
上吧英雄
致命吸引
谈情说案①
揪尾巴  折耳猫
靠靠靠我暗恋的人竟然以为我喜欢他妹妹
AM棒
困兽
我愿意
余生
[喻黄]
狐异+两本别册 
流光向晚
年少已至
奔流到海
左边
富士山下
ewig x2 
流光 上下册+特
与你比肩
日夜朝暮

tinheart 邮费
我知道我们会赢的
吃瓜子踩轮子+G
聊斋
初缠恋后
你好旧时光
[周黄]
爱人
我才是户主
Achsensymmetrie
萌度表
聊友
连帽衫血案
Partial Response
[all黄]
黄少天和他的十二个同桌
[林方]
再回首

差不多出坑 算是一个包 拆不拆可以来问我。标价还没有搞,不会太高。先看看有没有人要。……

坏习惯。

之前黄沐合志的文。想了想放出来好啦。

"我吹响一声口哨,等你从门前经过。"
01.
冬季的风向来不怎么温和,肃雪未落风依旧刮的猛烈,冻的黄少天打了个哆嗦,不住怀念起夏日的温暖日光。明明早就习惯了南方柔和的细风是个十足的怕冷体质,偏要为了装酷不肯套上臂弯里厚实外套,任凭喻文州怎么说都没有用。少年眯起略微上挑的双目,冲着不远处倚着回廊的短发姑娘挥了挥手,修长手指置于唇边作哨,悠长清亮哨声直入远处鸽群。黄少天打量一圈近乎无人操场,学校课前固定的预备铃成功使他后知后觉。
黄少天在现有的19年人生里一直自称三好少年,虽然经常被叶修嘲讽却也大半是实话。凭着张乖巧面容即使话多也很难被老师和同学讨厌,上课乖乖互动考试轻松拿分,不少次都成了他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每当黄少天因此得意之时叶修总忍不住揭他的坏习惯。
6岁的时候黄少天不知在妈妈的电视剧里受了什么奇特的感召,那个古惑仔对着女郎吹口哨的画面一直印在他脑海里。此后只要他见了漂亮姑娘总要吹个长长的口哨,从一开始在手指上吐口水泡泡到现在流利轻松哨音的过程完全无师自通。黄少天因为这个习惯不少次惨遭威胁也不在意,无论如何都改不掉也不肯改。
黄少天迈步的空当里回头望了一眼鸽群,白鸽四散的时刻露出位娉婷少女,她粟色长发堪堪及腰,手掌还维持着刚刚喂食的前送姿态,身上裹成毛茸茸的样子,眉眼间期许神色漂亮非常。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重复了标志性的动作,正欲吐气之时间比往日更加清亮哨响忽地袭来。
...不对啊,我手指还没摆好呢???黄少天瞪大眼睛寻声望去,一个个蓄势待发的文字泡顿时散架。
那女孩正扯起唇角,一对杏眸含笑,纤细手指在唇边悄然作响。
"咻--"
事态明了非常,身为资深的口哨十级演奏者,这不仅事关尊严,这还是对他技术的质疑!黄少天鼓起嘴巴,摆好姿势,发扬我们新一代革命青年的精神,励志将口哨吹回去!
...
黄少天看着指尖上的口水泡泡和笑着离开的姑娘难得安静了许久。黄少天觉得心灵被践踏了,堂堂数十载吹口哨的经验在瞬间清空归零,还被女孩子先行吹了口哨??
就在黄少天这么感叹人生的时候,上课铃诚恳的告诉他,他今天也迟到了。
02.
苏沐橙站在学校门口卖双皮奶小店的石阶上,呼出口热气暗暗感谢脑袋上棕色棚顶阻挡落雪。她从口袋里伸出手搓揉几下才从窗口接过期许已久甜品,勺子落下的时候竭力保持不破坏原有晶莹弧度,非要保持圆润才满意。
"张佳乐,你先别说话,看那边!"
黄少天捂住张佳乐的嘴巴,眉毛一挑坚定的指了指姑娘的背影,张佳乐跟着看过去一脸恍然大悟。
"苏沐橙啊。"
黄少天刚想感叹这事找张佳乐果然没错,拍拍他肩膀特意换了副循循善诱口吻,正要往下询问猝不及防被人打断。
"哦哟,少天,你想追她???"
黄少天冲他狠狠抛了个白眼,下意识正要解释忽然想到张佳乐神乎其神的八卦功能,在被他误认追女孩子还是告诉他自己被小姑娘吹了口哨之后刻意寻仇,衡量一番为了尊严干脆的闭上了嘴巴。点点头。
连黄少天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光彩。
03.
戴妍琦听着张佳乐滔滔不绝夸耀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忽觉得身旁的家伙今天太过安静。没忍住伸手戳戳他脑袋,见人依旧没有反应只好向张佳乐打听。
张佳乐理理额前刘海故作神秘,被拽着小辫子只好乖乖讨饶:“黄少天有想追的女孩子了。”
至于黄少天试图暴揍张佳乐无果还暴露了自己,就是后话啦。
戴妍琦下自习时神神秘秘给苏沐橙塞了本封面是张牙舞爪金黄狮子的笔记本过来,苏沐橙抬眼正欲发问,见她一脸奇怪神色悄悄止了话尾。在人胁迫之下保证回宿舍好好观看。
天际黄晕隐约,苏沐橙挽着楚云秀悄悄在人肩上打瞌睡,迷迷糊糊抱怨起作业厚度来。昨晚熬夜赶完论文又碰上一天翘不得的课,苏沐橙在摇晃弧度里几欲入 睡,忽闻一急促呼喊。
"苏沐橙--!"
张佳乐声音远远的从草场那边传来,苏沐橙堪堪抬眼就见个熟悉身影正拽着他小辫,她转过身来算是回应,下一句话语衔接快速。
"黄少天说他要喜欢你--!"
张佳乐似乎不费太大力气夺回了小辫,然后借着身高优势使劲搓揉黄少天发顶。黄少天闻言就炸了毛,跳着脚对着张佳乐一顿暴打,顺手抛出无数个文字泡。
苏沐橙呆了一下,而后没忍住笑的夸张。身后楚云秀撞撞她肩膀,显然心情很好。
"什么时候的事啊?"
苏沐橙摇摇脑袋,一脸迷茫抬眼看她,特意眨眨眼睛充分表明自己没有任何作案嫌疑。
苏沐橙回了宿舍,刚刚打开背包就瞅见那个分外显眼的本子,指尖贴上金灿灿小狮子摩擦几下,轻轻翻开内页。
"攻略黄少必备宝典!"
第一页就是戴妍琦张扬字迹,乐得苏沐橙笑个不停,全然没留意自己往后翻页多了专注。
"偶尔跷了双腿笑的流里流气,修长双指作哨置于齿下一声轻响,待人转头灵巧小舌轻快调笑,聒噪声调先至他人耳框。"
"嘴角咧开弧度像是孩童征服了苦难的拼图,扬起指尖故作得意不想唇边尖锐虎牙暴露幼稚内心,举手投足得意劲尽显。"
她心神一晃,少年隐约模样悄然明晰,似有初晨云霞清明。
04.
苏沐橙觉得她看见黄少天的次数在稳步提升。
就算苏沐橙一直不认为自己那个无意间的口哨给黄少天留下了那么深刻的--足以让他故意宣扬的印象,她还是屈服在他越来越张扬的身影里。
街边的招手,草场上的呼喊,食堂里多出来的红豆双皮奶。
苏沐橙咬着塑料小勺认真琢磨了一会儿,从叶修长挂在嘴边的"男人面子最重要",得出了个可能的结论--黄少天可能要对自己打击报复。
...苏沐橙把自己吓了一跳,暗自思衬每天跟着楚云秀看电视剧是不是对大脑有什么影响。
黄少天坐在靠窗的位置,手中握了一把荧光笔,从红到紫一应俱全,皱眉略微思索了一下挑出根亮橙,利落在几何图案上补了最后一笔。
神使鬼差的,他在旁边画了个张牙舞爪的长发火柴人,然后写了三个圆滚滚的小字。
熟悉发香忽地袭来,黄少天笔记本轻轻蒙上一层阴影,他抬脸盯着来人漂亮杏眼,疑迟一下急促开口。
"苏沐橙等一下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
"我有这么凶吗?"苏沐橙觉得好笑,伸出指尖抵上他唇边阻碍他不断溢出话语。转过身子扯扯黄少天身旁一脸鬼笑的戴妍琦,掏出本本子递还给她。她们声音低,黄少天又不好意思凑过去听,装作记笔记的样子却不自觉竖起耳朵,隐隐约约像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手心竟觉察出些许发热。
苏沐橙送了笔记就回班了,倒是戴妍琦在桌下偷偷拽拽他衣角,黄少天躲着老师目光给她做个口型,微微侧身却被小姑娘戳破心事。
"黄少,你和苏姐姐进展怎么样啦?"戴妍琦开口时没注意老师,挨了个白眼也不消停,眼睛里兴致颇浓。
黄少天学着老师样子给个怪模怪样白眼,慢悠悠开口:"小姑娘别多事。"
机会主义者自然早就落好了布局,只等红线传轻响。
05.
"苏沐橙,你对我吹了口哨就要负责!我跟你讲,全校都觉得我在追你---"
黄少天的声音在喧闹里依旧清亮好认,面上神情张扬不改。苏沐橙闻声转过脑袋,摊手一副无奈样子,显然对黄少天的奇怪逻辑难以理解,随即小心翼翼开口试探。
"那我让你吹回去?"
黄少天的答复却是得理不饶人,全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处。抱住双臂身子向后一歪,很有点儿不得到满意答复便不罢休的意思。
"那可不行。这关乎我后半生能否顺利的冲别的姑娘吹口哨,这可是我从小立下的志愿!要是这么简单就完了我怎么办??"他说着还努努嘴巴,好像受了莫大的欺负。
"那你说?"苏沐橙偏偏脑袋,甚觉好笑,挑眉看他等待下文。
"我说啊..."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像是一直在等待她抛下的随意问句,思量一下故作轻松拽着姑娘纤细手腕,避开晚自习后汹涌人潮行至角落。冷静的机会主义者将通红双手搓揉两下塞进口袋,似乎刻意压低了原本清亮嗓音,还给苏沐橙一个深沉问号。
"苏沐橙小姐,我可以追你吗?"
他棕黄发丝明亮好看,眼底骄傲光芒闪烁。

收到啦♪超可爱!

有没有雀之灵的朋友帮忙解一下传记呀。我有两只茨木。解完可以给你分碎片!

兼程。

是个原著向all黄。喻黄王黄还没搞出来。是个长篇。看考完试有没有脑子去写好了。……

黄少天开口时未能忍住,语调落了个较大起伏。他手指紧握在一起,似是要用这曾无数立于巅峰的保障给自己说完的勇气。剑圣觉得自己像被丢进深海,所有去处已尽并无归途,即使是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也不免哽咽。但他依旧装作光芒万丈,把这当做慰廖借口,任凭情绪把声带主宰。
“叶修,我说过了,当初走的是你。我们没关系了。”
随后他拒绝挽留,以夜雨声烦的锋芒斩开一切羁绊和誓言,丢弃过往执迷的自己,尾音结束的潇洒自如。
徒俱孤傲。

周泽楷眨眨眼睛,细长的睫毛给他加了不少无辜气质。然后他握上黄少天的肩,就着s市厚重热度轻轻啄吻柔软的双唇。年轻剑圣有一瞬的手足无措,接着便是亘古不改的迎合。周泽楷笑的很轻,像是片细小的羽毛,可机会主义者从不错过他的开怀,拽着爱人的领口剖白不悦。
向来温顺的青年觉得不该任由他去,于是垂首对着黄少天的耳框呼出道禁制。
“喜欢。”
“……爱。”
没头没脑的句子意外的好懂,就像他们的爱情由简洁方式贯穿始终,就理所应当的风雨无阻。

收本。

收一本喻叶黄。
《全民基金》
自有list部分可换。
占tag抱歉!

满头雪。

一个脑洞,有空就写吧。

黄少天遇上叶修的时候风雪刚停,他那时候还是黄家嚣张的小少爷,伶牙俐齿的跟在魏琛生活,还未发现身后火海就被迷迷糊糊托了孤。

黄少天眼睫长,雪落上也还未化为水珠,于是眼前就成了模糊一片,他倒也乐得就着这迷离雪景,晕乎乎的急于把终生敲定。
“我师傅跟我说,我命里有道情劫。”
说罢便忽的凑了过去,一副故作得意的模样,手心热度却不断上升。叶修数着他眼睫上的冰粒,挑眉倒是等着他继续胡说八道。
“老叶,依我看,就是你。你可别想跑了。”
叶修闻言没忍住笑出了声,他就着本来便近的有点过分的距离向前探了个身,呼出热气尽数喷洒在黄少天耳侧。
“哥什么时候说过要跑?倒是少天大大怎么回头又找我这个孤寡老人了?”
叶修偏偏又是没忍住,狠狠逗了他一把,看着来人尴尬神情颇觉好笑。正要侧脸给黄少天个暖身的吻,不想却是年轻剑圣先发开口。
“我好像觉得,我仗剑走过全数地方,没次失落都是因你不在。”黄少天揉揉鼻尖,低了头像是羞于袒露心意。“赏个脸呗,老叶 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
叶修没理他,黄少天正兀自难过,独属于叶修的温度利落靠近,稳稳圈住了自己。
“你穿这么厚,哥抱你有点困难。”
怀里人气的拿下巴撞了他颈窝,换来一个持久平和的吻,黄少天喘不过气来,赌气样的欲要叶修舌尖,被躲过去复又亲个没完。
天边云霞恰好聚拢,黄少天发丝上的细雪悄然融化,他终是对上了叶修的眼睛,神色里全然是孤注一掷。
管他什么千般圣魔,反正我终将是要共你千里的。
叶修。

[叶黄]
lovesstory
银河湾
lovesong
见鬼
奉子成婚
上吧英雄
致命吸引
谈情说案①
揪尾巴
折耳猫
靠靠靠我暗恋的人竟然以为我喜欢他妹妹
AM棒
困兽
我愿意
余生
[喻黄]
狐异+两本别册
流光向晚
年少已至
左边
富士山下
ewig x2
流光 上下册+特
与你比肩
日夜朝暮

tinheart
我知道我们会赢的
吃瓜子踩轮子+G
[周黄]
爱人
我才是户主
Achsensymmetrie
萌度表
聊友
连帽衫血案
Partial Response
[王黄]
The stars,shine bright
不要说话
[all黄]
黄少天和他的十二个同桌
[林方]
再回首
想换一点本子。只吃右黄。有意评论/私聊就可以啦。占tag很抱歉!